2016年11月3日星期四

灭亡

我想要记录一场Dota战役,这场战役让我感触良多呢。

好,大致是这个样子的,5对5嘛,一开始对我来说只是很普通的游戏开始罢了,我们方与对面敌人一开始也算打得势均力敌,甚至可以说是我们稍微占了一点点上风,因为在我们将对方上中下三方路的第二座塔退掉以后,我们的第二座塔也还保留着,而且还不断的越过河去厮杀。嗯嗯,所以说到目前为止是顺利的。

OK,到我开始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,是发现到我们的肉盾abadon一直不断不断的打野,OK打野算了,买那个装备,我说,那个到底是有啥用的装啊?双剑?嗯嗯,好吧,我想他想当一个主打手吧?嗯嗯,是可以的,因为网络上神人很多,放弃当肉盾当主打手的神级玩家多的是,我一定要相信我的队友。

再来不对劲,我们都推到这种程度了,居然没有人升飞鸟。嗯嗯,好的,自私的队友比比皆是,队中目前杀人最多的屠夫乱骂了鬼婆与puck之后,自己升级了,嗯嗯好吧,屠夫也算是支配之一,其实没什么问题啦。

再看,不对啊,地图黑到我手指都看不到了,没人插眼,一个也没有。我有点担心了,那2个支配其实想想也对啦,他们都不愿意买羊买鸟了,又怎么可能买眼呢?haiz

接着,对方viper开始出了隐形刀,四处找我这个Sniper来杀,够力咯,赚不到钱,地图又黑黑,又隐形的,防不胜防。明明对方有隐形刀,又有na,早应该有人买蓝眼或dust了吧?没有,好吧,没关系,我自己买,只要能领导队友走向胜利的,我牺牲200元没关系的。

我就拼命的呼吁大家,向中路推进!!!

其实推起来真的很不容易,我只能说除了我与屠夫,其他3个玩家都太嫩了,但还是听话的,叫他们集合会集合,叫他们推他们会推,然后基本上都是我在指挥,

好的,说到推中路,推了第一波,各死了1个战友,塔半血,第二波,总算是把塔推下来了,但回头一看,队友跑到完了?莫名其妙的,原来打一半跑去rs,好的,打完后,第三波来了,我们是攻进了没错,但我方死伤惨重,回家去了……

好的,推掉中路都已经那么不容易了,我再次说,现在攻下路。好的又攻了但继续没有人帮忙买眼与蓝眼,依然是我在买,推第一波,不进,我说别气馁,再来,第二波,不进,然后,大家开始累了,各自回去森林里打野,什么嘛,我依然鼓励大家,try again,好吧,大家信任我,再推,嗯嗯,团灭我方,这时候,屠夫出声了,叫我们别再推了,内防就好,奇妙的是,大家居然也听他的,真的“内防”起来了,我的天啊。敌人由于受了我们接二连三的攻城,他们还在处于高度防守的状态,自然不会越过河去攻,我方却非常的搞笑的,全部人待在水池旁,一动也不动,他们称之为内防。我说,没有敌人你们防个什么劲啊?走,跟我去攻。屠夫缺喊道,你要去你自己去吧,去你是一定输的,我们内防一定赢的。其他3个队友真的就乖乖呆在水池旁,一动也不动,真的,让我体会到语言的威力啊,我想到屈原的故事,想保护国家,缺大家误信了错误的策略,我一个人,走又走不太远,haiz,就这样,大家根本防一些不存在的敌人有5分钟之多吧?有一个还到时间不动afk 可以safe leave了,嗯嗯,对方开始询问afk?也知道是攻进的大好时机,我尽力的守,缺已经回天乏术了,一个国家,就这样因为他人的蠢战略,沦陷了,因为不舍得花钱买蓝眼,我买了快3000块吧?身为一个打手,花了好多可以加强装备的钱呢。最后,还没等到大树爆掉,我先行离开了。妈勒,我久久不能平息啊!根本让我想到古代那些我很想救国家,也知道怎么救,就恨自己能力不足,再恨大家相信一些谣言,然后最后让国家灭亡~~~然后国家灭亡以前,妈的我就先自尽了。哇哈哈,真的是!久久不能平息啊!

日后有时间也许可以整理成更通畅的故事吧?先记录下来怕自己忘记了。

2016年9月15日星期四

舒适圈


挺喜欢这张照片的,漫画学会嘛!~
生活。嘛。

啊,现在明明是假期,我却把自己关在学校里面,因为呢,我感觉自己在家里实在实在是太颓废了,我就只是睡醒,吃饭,打game,看戏,睡午觉,吃饭,打game,偶尔,偶尔我打开学校的杂事物,我是打算做的,可是可是看一下手机看一下fb就被吸引过去了。

然后我就开始意识到这样子不行啊,我虽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是就是阻止不了我自己啊,然后我就在学校宿舍了,今天星期四,还有三天开学。

住学校没有不好啦有冷气有厕所喝茶也挺方便,只是比较孤单吧?不懂哦,即使在家也没有那么强烈的孤单感,可能那些孤单的时间都跑去打game了吧?

睡了2天,基本上之前计划里面的那些麻烦的杂事物事项,目前做了一半左右吧,剩下的,我还在慢慢酝酿情绪要去完成它,只是往往dead line还没有到,我就一直一直在那边拖的。嗯嗯好像挺不好的习惯我知道的。

现在11点45分,多一下看来是要去打包个午餐回来吃了,一个人,开车,出去,打包,挺闷的,感觉好像回到那些年在新纪元的时候,周末没有人约一个人在宿舍的时候的日子,闷闷的日子。

我挺缺爱的哦,是个缺爱的小孩,嗯嗯,为什么不去追求f小姐或是shuyi小姐啊?简单我不喜欢他们呀,烦耶。

至于我喜欢的,也是烦,现在想到我就头疼,不想了。

所以我在好好的,等人来爱就好了,啊去你的你慢慢等吧!我先走了。

想着星期一的学会该玩些什么,想着星期一的美术节该学些什么,想着该如何变一个更好的自己,想着未来的生活如何过得更好更充实更有意义,现在要怎样过好今天。

如果在生命的最后一天比较容易找到意义,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去察觉它呢?察觉你妹啊,因为过得太舒服太舒适了,不会去想不会去思考了啊!

妈的!

今天决定去游泳!

2016年8月29日星期一

成熟,美好


我爱我的工作,嗯嗯。

虽然学校里面不太喜欢的事情有好多,但,我还是挺喜欢的。

最近被喜欢的女孩子抛弃了,然后,大家都说是因为我还不够成熟吧。

好吧。
然后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就是,如何变得更成熟的。
记得网络上写的第一步就是,停止写Blog,呵呵。
办不到,目前办不到。~~~
呵呵~

还没想出一个方案呢,时间久了会自然而然变成熟。
遇到某些大事情、大打击的时候,人会一夜长大。
还是说我永远都只会是一个小孩子。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辅导处的各位叫我一个人去旅行一趟,离开所谓的舒适圈一两三次,就会独立,就会变了,然后尝试不要用钱解决问题,不要用钱买舒适。

然后,做事情要为了自己而做,不要为了别人别的事情。
然后要有目标要有人生计划blebleble~~~

啊~不管了。

幼稚吧,我就是幼稚,不成熟,才会交不到女朋友。
朋友一个两个结婚去了,生孩子去了,生第三胎去了,看孩子上学去了,成功去了。

人生没有意外,一切都注定好的,让你去羡慕。
逾期去羡慕,不如现在开始努力改变。
现在的果,都是之前的因。

有时候脑中甚至会出现:“生无可恋,死无可惧”的蠢想法呢。

啊,让我想起被摩天大楼吊机手臂刚好砸到的23岁女孩的新闻。

生命,还真的是脆弱啊。
就因为脆弱,美好才更值得被珍惜。

好好活着,为了遇见那些美好。
若遇不到,去创造一个。

2016年4月10日星期日

Baby



很小很小的baby
老妈说
我出世的时候更小呢。

怎么一转眼,
那么大了
26了

人生大慨也就是这样吧
顺利
成长
然后生活

Life

is Beautiful


话说,我也好想要有一个女儿哦~
哈~

然后我要取名叫陈悦然。


2015年10月22日星期四

美术


考试当天还未进场之前,就打翻了手上的墨汁,沾到衣服都是。

她眼泪一直掉一直掉,却还是得乖乖进考场考试。

我们都站在一旁,对这情况感到无能为力。

有种怜惜的感觉。

我想,这应该会成为某种回忆吧。

当上教师第一年就接任高三,考试班,尤其在春仪老师之前很多个A的记录以后。教高三就莫名其妙的有一股古怪的压力。

考试当天,我应该是走动率最多的老师,来来回回在场地指点他们,提醒时间。

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帮助,但是我想也只能这样了吧?~

加油吧!~






2015年10月17日星期六

那些年


她叫陈奕婷,是我的小学同学,也是我年少曾经暗恋了好久的对象。

今天,她结婚了。

我的心情嘛,五味杂全吧。

我即开心,又羡慕,又是感慨,又是忧伤。

我其实有点不会形容那种感受了。

可能此时此刻的我,最能够体会到九把刀在写《那些年》时的心情吧?是不是也如此呢?

我们住在同一个新村,她就住在我家附近,小时候的我们虽然也有不少一起玩的机会,但却又还称不上是青梅竹马,原因是,我们都很害羞。我已经是个害羞内向的小孩了,而她是个更害羞内向的女孩。我们甚至没有经过对方的家里。

有一次,不晓得是什么原因,我有机会被她邀请进去她家里玩,我却赖死不进去,没有别的原因,就只是因为我很怕生、恐惧与胆缺。我感觉就像女神邀请我进入她的圣堂一样,我这个凡人可是万万承受不起啊!

到最后我还是没有进到她的房间里面,女孩只是非常疑惑的看着我,问我为什么呢?我只记得我拼命的摇头、傻笑,还有一副很欠揍的脸。

昨天女孩再次邀请我进入她的房间,我毫不犹豫的,踏了进去,去看看她房间里简朴的设计,去看看那早在19年前,就有机会却没有看到的景象。

“喂!为什么班上的同学都说你喜欢我的?”

“因为,我就是喜欢妳啦!”

“yerr...............你不要喜欢我啦!你去喜欢何秋燕啦!”

“不要!我不喜欢何秋燕,而且她是黄天杰的,我喜欢妳。”

“不要啦!酱………你去喜欢洁倩啦!”

“不要,我就是喜欢妳!”

女孩低头笑着。

后来怎么样我不记得了。

我的暗恋当然没有结果,那些年我还太无知太幼稚太不懂爱太没有行动力,在我开始比较懂的时候,我们都已经错过太多了。

六年级那年,我要抄黑板上的字,由于看不清楚,我搬了笔记,坐到前面去抄。

她在班上是最矮的女孩,所以座位一直都在最前面,我坐下来之后,那个坐在她隔壁的何秋燕就开始八卦起来。

“喂喂陈勇涛!为什么你做到前面这里来的?我知道了!你一定要接近陈奕婷叻!”

“你屁啦!我只是看不到黑板。搬来这里抄罢了。”

奕婷连忙对秋燕笑骂道:“喂!不要再讲liao啦!”

秋燕更乐了:“等一下啦!我还没有问完,喂!酱你还喜欢奕婷吗?”

我假装潇洒道:“哎呀,我们早就分手liao啦!”

我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说出这种狗屎。

然后,我若无其事的继续抄功课。

然后,女孩哭了。

“喂!妳做么哭哦?喂!你看!你不要她!她哭了啦!”

我吓呆了,我什么反应也没有,只是默默的搬起我的笔记,坐回原位。。。

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哭。

到现在我是依然不明白的。

也许未来的那一天我可以问问她为什么,若她还记得的话。

六年级毕业以后,她在冷甲就读,而我进了三民独中。

有一段时间,要与朋友分开的我真的很不舍。我也因为见不到她伤心了好久。

但我没有想法,没有行动,也没有勇气。

青涩的暗恋,就逐渐消散在岁月里面了。

婚礼结束以后,我鼓起了勇气,上前要求了这一张合照。

这也是19年来,我们最贴近彼此的时候。

原来有些东西

你要

就会有呢

好了

陈奕婷

一定要幸福哦!

我无法拥有的

妳的幸福。

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

意识

刚刚在大礼堂里面监考,我站在礼堂的最前面,看着一大群学生在写的写、睡觉的睡觉。啊不是重点啦,反正在一大群学生面前然后有个奇怪的念头,wow,我是个老师耶。哈哈哈

嗯嗯~
这感觉挺诡异的啦,就是我不会无端端意识到,哇,原来我是个男生哦。那么认真的意识到自己是个老师。

那么当这个念头到来的时候,就在想说,嗯,我真的适合吗?我能教会这群小鬼些什么?他们眼中我是个怎么样的老师?会有崇拜的学生吗?还是会有讨厌我的学生?还是我其实没有那么伟大没有那么有名没有那么多的存在感。

思考这些有的没的基本上就渡过了漫长的监考时间,当然有些问题依旧没有答案,问题一直都在,答案却始终没有看见,要怎么好好的教好这群孩子,莫名其妙的变成我下意识的使命之一了。

统考还有6天,我很想很鸡巴的说啊就是不管我的事情啊考得好是他们自己厉害,考不好是他们自己烂吧一点都不管我的事啊,可是当见到那些很想考好美术这科的学生,我就比他们还要紧张。

比自己考统考那天还紧张。

万一考不好怎么办?是我的问题吗?我不够时间不够资格不够料去让他们拿到A,我的无能到底是不是该考虑辞去这个职位,bla bla bla~~~

还是那个,有些问题依旧没有答案,至少我这里没有,但是生活依旧在继续,教学依旧在继续,在我还没想出如何教好管理好初一慈的同时,我依然要去面对那个初一慈。然后让自己浑身是伤的出来,然后是自责怎么自己没有能力?怎么别人办得到,怎么我就办不到。

算了不去思考了,这样的自我整理常出现在独处之时(经常)呵呵呵呵~~~

逃避一下

啊,最近(啊,还是下次在写吧,若我记得的话。)